CAMIR官网
对几个问题的思考和看法
2018-10-22

张国华:演讲稿早就写完了,但是我着急往这儿赶,我开车来的,17号就出来了,没带电脑。到这儿以后我想打印一下,这酒店里商务中心抢钱似的,告诉我5块钱一页,我一心疼,四页一碗面呐!对不对。结果我回房间抄了一份。

我这个演讲题目我看了看,在那两页议程里面是最没谱的一个,人家都有主题,我叫《对几个问题的思考和看法》,这个咱也别娱乐了,我上来还是开始八卦吧。

我想说这么几个问题吧,第一个叫做关于行业的公司的分类。这个我不太同意德高望重的蒋总昨天说的行业要取消的问题,这个论点我不同意。为什么不同意呢,行业取消行业协会都没了,咱们还开什么会是吧?所以我想这个行业还是要有,行业内公司还得分分类,我简单弄了个分类方法。

要分类就得找几个维度,我找了三个维度(一气化三清)。一是看看它是研究公司,还是执行公司;二是科技公司还有传统公司;三是广域的公司还是区域公司。但是这种两分法已经不行了,这些公司里面的内容互相穿插,我们只能加个字,叫“偏“。偏研究、偏执行、偏科技、偏传统、偏广域、偏区域。这样的话有了三个维度,每个维度分成两类,2的3次方等于8,一共就是8类。8类就是八卦,你到了道家的圣地了嘛,你不讲八卦也不行。八类怎么分?比如说这个维度是研究,这个维度是科技,这个维度是区域,这样的话就是一二三四五六,七看不见,这是八,对吧?一共八类公司,八类公司就可以叫“偏研究、偏科技、偏广域“的一类,“偏研究、偏科技、偏区域“的一类,反正这么组合就是八类公司,有了这八类公司我们就可以定义它。谁是那个“偏研究又偏科技又偏广域“的公司呢?,肯定是老大个的那个、能投资的那个。分完这个类,才能讲每一类公司的经营模式,每一类公司的发展情况,你不分类怎么分析?对于我们搞研究的,这是最简单的分类方法。

那么咱们定义下“偏研究“:上游,有直接客户。“偏执行“是下游的,N手的,接N手的活,不仅二手。那么“偏科技“这个技术人员多,成本高,跨界。“偏研究、偏传统“就是操作人员多,成本相对较低。“偏广域“就是规模大,有分公司。“偏区域“规模一般比较小。这八类,大家自己对号入座就行了。

除了这八类以外,我想还有一种分法,我把它们分成超大,大、中、小、微,五种类型的公司。这五种类型的公司,我想不一定非得按营业的规模,营业额、多大面积、多少人来分,还有想法也要加进去,这样分才比较合适。你要单纯的分营业额这是不太合适的。这五种公司分别玩儿的是什么?超大公司我认为靠的是资本,就有的是钱,随便怎么弄,人家随便怎么都行。大公司靠的是什么呢?靠的是人才,对吧?得有人,得有研究人员,各种各样的人才,有会说这个国家话的、有会说那个国家话的,得有一帮人。然后中型公司靠的是什么呢?靠的是专业,盯准某一个领域,某一个行业。小型公司靠的是什么呢?生存能力,或者叫求生能力,不断的在求生。微型公司靠的是什么呢?靠的是他的灵活性。这几种公司大家也可以对号入座。然后这个对号入座完了以后,告诉你们这五个叫金木水火土叫五行,对吧?这是道家概念。

那么为了体现咱们行业的“诗和远方“,显得有点文化,我给这五个类型公司,每类公司找了一联诗定义它一下。超大型,叫“乘风破浪会有时,直挂云帆济沧海”!我的天津话能听明白吗。

何建新:比海南话更容易懂?

张国华:好懂多了是吧。

何建新:对。

张国华:这是超大,大型公司,叫“醉里挑灯看剑,梦回吹角连营“,现在只能想想过去那个辉煌时代了。中型公司,叫“欲渡黄河冰塞川,将登太行雪满山“,够艰难的,前面全是冰。小型公司呢,叫做“孤舟蓑笠翁,独钓寒江雪“,钓着鱼就钓,钓不着看景了,是吧。微型公司更惨,叫“乍暖还寒时候,最难将息。三杯两盏淡酒,怎敌他,晚来风急“?“凄凄惨惨戚戚”咱给他去了!

八卦五行都讲了。下面是对几个新概念的看法,这个我总结了九条,叫独孤九剑。对笑傲江湖比较熟,独孤九剑。第一个:叫大数据。2013年咱们行业开会专门研究大数据,在那个会上我记得我第一个发言,8点45,我那个发言的题目名称叫《大数据等于大忽悠》,至今未改这个看法,仍然认为大数据就是大忽悠,就是拿出一堆概念来吸引大家投资。我们现在所说的大数据,你无论从哪儿找来的,只要用得上,能用的都不叫大数据。都是有目的自己生成的,包括中烟的刘娅刚讲的,他们每天能收到五百万个零售店的进货数据,可以叫大数据,但不是真正概念意义上的那个大数据。那个大数据我觉得现在还没有成型,沈老师介绍了几次的概念是吧?我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,他是专家,反正我是这么认为,就是有意识生成的,可以用的那个数据,稍微大点儿,也可以管它叫大数据,但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数据。如果是无意识生成的大数据,目前没用,没有用!也不到用的阶段,大家还在争论,这是一个概念。

第二个:区块链。沈老师虽然介绍时间比较短,但是接触了几次,讲了几次,有点明白了,还得学习,因为我们不是学数学的,我们学高中语文的。但是要警惕,区块链概念成为第二个圈钱的工具,或者圈概念的工具,这个要警惕。

第三个:人工智能。其实我觉得这个最好,人工智能吗,能干活,数落它还不回嘴,对吧,你可以随便骂,骂急了断电,再不行给你重新格式化,重来。这个最好,这个尽快发展,我们特别需要。沈老师,人工智能,AI,模式识别赶紧上。就是不知道重新格式化以后,会不会从原来这个智能变成狗的智能。

第四个:“平台“,这个是带引号的平台,这次演讲当中好多人提到平台概念,我这个平台有引号,同志们有引号啊,这里指部分的平台。这个是最可耻的一个东西。这是找不到合适的词,大家都叫平台了。我们建一个某某平台,我们建立大数据平台,我们建立合作平台,建立某某平台,然后我们搭了某某平台上来了吧,那个说已经形成了某某平台快上来吧等等等等,我们都上去了,平台塌了,得摔多少人?对吧?

第五个:互联网+。互联网你肯定是离不开,大人小孩都离不开了,我们的小孩让他关会儿手机他能死去,是吧。那手机都攥着,都在那儿扒拉来扒拉去。但是行业中的对互联网的应用,目前还不是特别的完善,谁家的东西拿出来都差一点。我们试了几家了,最近我们努力的想跟科技握手,拥抱科技这个这边是妖精那边是美女的东西。但是试了半天,没有一个是得心应手的,完全符合我们的意愿的,都有点毛病。这还得努力,各位还得努力,同志仍需努力。

第六个:联盟。联盟一般都是因为利益而成立。这个联盟大家想做成欧盟?想做成北约那样的?还是想做成东盟10加2那样的?还是做成美日韩同盟?还是做成上合组织?不知道。但是请成立同盟的同志们,(我们是不结盟的,我们奉行不结盟政策),请同盟的同志们,要照顾一下行业里的共同利益。别拿同盟的利益代替了,或者是伤害了行业的共同利益。

第七个:变革。变革那是必须的,这点大家都要认识到,谁也拦不住,谁也不能等。因为环境变了、客户变了、技术变了,一切一切都在变,而且现在是秒变。我们跟客户打交道,有时候跟他们讲,现在是秒变,想都不要想,我这儿有一个东西咱们研究多长时间,你还让我慢,我说我比你们都要着急对吧?都要变。怎么变都行,你自己也要变,只有你自己合适的鞋,你穿上才舒服。你变到那样去就行了,不要套着别人变,别人干嘛我也干嘛,这个不行是吧。

第八个:政府项目。政府项目不简单,昨天德寰老师说了一句,(这头我们叫他德寰老师,那头得叫他德寰兄弟,他比我小一点),德寰老师说了一句,二十年前的报告就可以对付了。不可能!我们经常跟政府的客户打交道,哪个水平都不低,都有概念。就是MBA,一点都不少,某某博士也不少。只不过他们这个精神头没咱那么大,是吧。咱一见到事儿兴奋得不行,一说上三清山,开着车就来了,他没这精神儿,对吧?但是学问都不低,你拿出来的东西如果是不符合科学的,或者是不符合逻辑的,或者是不符合他想象的那个语言标准的,都不可能过关。所以这个并不简单,糊弄肯定不行。不仅要创新,而且要逻辑严密,要语言上头有新意,这样才能服务政府客户。

第九,我想介绍一个医学心理学的概念,叫做死亡五步法,有知道的吗?同志们!

何建新:还不想死是吧?

张国华:为什么叫死亡五步呢?是美国的心理学家研究的,就是当一个人得了绝症以后,他的心理状态表现的五个阶段。这五个阶段有长有短,但是是一个必然过程。比如说某个人,告诉他你得了绝症了,你这个病治不好了。第一反应他就拒绝,拒绝,我怎么能得这病呢?肯定不对,你查错了,你的诊断出毛病了。然后你去查去吧,重来吧重来吧,他就是在拒绝,一直在拒绝。那么经过多方面的验证,诊断确实是这样,没跑了,这时候他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叫愤怒。就是拍着桌子骂,我什么时候缺的德,得了这个病?要愤怒一段时间,对吧。然后进入了第三阶段,就是哀求。大夫花多少钱都行,求求您救救我吧!我有钱,我卖房子,然后找亲戚朋友借钱也要治这病,然后治不好,最后希望没有了,就进入第四阶段,叫做抑郁。这时候就整天沉浸在我是不是别的病也犯了,身体越来越不行了。然后想的都是别扭事儿。这个要谋害我了,那个要如何如何了,开始进入抑郁。经过抑郁阶段以后,进入第五个阶段叫接受。这时候终于坦然面对他的病情了,这时候差不多也就西方接引了。这死亡五步,这是从一个重症病人身上看的死亡五步,或者绝症病人,他这个绝大多数都经过这五个阶段,但是有的人表现的某个阶段短,有的人表现某个阶段长。怎么解决这问题呢?就是尽量解决,尽量缩短每个阶段,快速达到第五个阶段就是接受。所以昨天大家说的行业是不是要死,突然间想起来这个给它加进去了。我们就是要尽快的渡过拒绝、愤怒、苦苦哀求、抑郁,赶紧接受就完了,肯定是要改变,是吧。这是独孤九剑。

第四部分有十个对新技术的看法。这叫道家十通,既然来三清山得弄清楚,道家十神通。

第一,新技术的发展不可逆转。这个必然是向前进的,即使有些新技术不完善,偶尔遇上点困难,消失了,很快又有更好的新技术出来代替它,它一定不会回到原始状况去,技术不要了我们再回到手工去,肯定是不可能。

第二,新技术造成人力资本上升。新技术来了,你需要的人也更高级了,原来的人不管事儿。很简单的一个我们现在用PAD做调查,大姐们不行了,手指头不管用了,你得雇能把PAD玩转的人,要的钱就多。然后人力资本上升反过来又要求你提高技术,然后再去降低那个人力资本。其实还没等降低呐,新的人力资本上升又来了,所以新技术肯定是带来人力资本的上升。

第三,新技术肯定要引起变革。它通过技术的使用会打破过去的竞争平衡,新的行业变革、新的结构就开始形成。

第四,新技术肯定是增加成本。有的跟我说,你从长远看是降低成本的,多长时间我不知道呀?用的PAD先买二十个,四万块进去了。我算了算从我开公司到现在,两千年开的公司,一百多台电脑买完都扔了,对吧?你卖的时候连十块钱都不值,所以肯定是增加成本。

第五,新技术肯定是以更大、更快、更强、更科技、更自动的方式向你袭来,挡都挡不住。

第六,新技术主要的作用是去中间化,去中心化。这个我同意,昨天有人说到去中间化,也是个好事儿。对我们来说过去我们是算中间的那块的,有点碍事。现在你站边上就行了,你站到哪边去吧,现在去中间化就去吧,你站到这儿头或站那儿头去呗。

第七,新技术在不断的、快速的、持续的在消灭岗位。这个我比较有感触,因为我每两周去医院拿一趟药,上一周去的时候那个挂号的还在,下一周挂号结账没人了,就两个窗口退号的,全部用的Q医。医保卡一刷那就解决问题了,快得狠,过去都得靠排大队。那些人就失业了呗,干吗去了咱不知道。你像我们行业内,电话访问一做,录入员去了;现在PAD一访问,审核都没了;下面这个自动写报告的系统一编,研究员失业了;谁还说做研究是高层?我看悬是吧。下边还去干嘛的不知道,是不是能把媳妇去了,哪个自动化弄出来不知道。

第八,拒绝新技术等于自杀。尽管它会带来那么多问题,但是不能拒绝,一定要接受要拥抱,否则的话就是自杀,而且是慢性自杀,自己不知不觉的就去了。

第九,我想的是你采取一个什么态度,就是你要主动的去拥抱,即使这个新技术是妖精,不是美女,你也要主动的去拥抱。你一定自己修炼成孙悟空,有各种各样的本事,甚至你可以请来神仙,开个蟠桃会把妖精干掉,也要拥抱。采取宁可自杀、也绝不他杀的这种态度去迎接新技术。为什么呢?自杀有点尊严,他杀整个没尊严了。

第十,我想的是,我们能干嘛?我们能干嘛?我觉得就是计算机不能干什么,网络不能干什么,自动化不能干什么,我们就能干什么,就这么个道理。所以我想有两条,第一,叫做精细化的调查,什么深访啊。这个一家一户的深入式的访问,不是过去那种问卷定量的访问,这种深访,家访,到家里拍个录像什么的,这些东西我觉得我们可以做。第二个比较重要的是模式研究,计算机干活、网络干活、自动化干活它都必须从模式开始。没有模式它是个傻子,甚至于是个疯子,那么我们去研究模式,我们去研究计算机和自动化的起点,我觉得这是我们市场研究公司的根本能力所在。

我这十神通介绍完了,我也以一首小诗结束。前天来了三清山深有感触,五言绝句。“三清夫如何,雾中不得观。云随山势动,此心静如磐。”谢谢!

张国华  天津昂赛瑞 总经理